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經濟學論文 -> 文章內容

區域經濟學研究中的區域關懷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30日 10:31:27

  摘要:區域關懷包括尊重區域主體地位,發揮區域優勢,保障區域權益,促進區域間協調發展,走向區域共同富裕;做到整個國家的發展是為了各個區域,整個國家的發展依靠區域,使發展成果為各個區域所共享。為此,區域經濟學研究中,要進行思維轉換和研究重點的轉換,特別應關注不同發展階段的區域特點,關注欠發達區域、弱勢區域和問題突出區域的研究。通過貫徹尊重原則、機會平等原則和合理補償原則,實現區域間和諧發展。


  關鍵詞:區域經濟學;區域關懷;弱勢區域


  基金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40535025);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2007JJD790124)。


  作者簡介:李小建(1954-),男,河南孟津人,河南財經學院校長,《經濟經緯》主編,河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區域經濟學和經濟地理學研究。


  中圖分類號:F061,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6―1096(2009)03-0043-04


  收稿日期:2009-02―16


  一、引言


  所謂區域關懷,就是把人文關懷的理念落實到區域,尊重區域主體地位,發揮區域優勢。保障區域權益,促進區域間和諧發展,從而走向區域共同富裕;做到整個國家的發展是為了區域,整個國家的發展依靠區域,使發展成果為各個區域所共享。區域關懷有兩個基本要求:一是以各地的自然、人文和制度資源的最有效利用為基礎,使區域特點得到發揮,區域優勢得以體現;二是區域的發展不應該以犧牲其他區域的發展為代價。提出區域關懷的概念,主要基于以下當前中國的背景。一是區域社會經濟差異不斷擴大。從人均GDP來看,2007年最高的省份上海市達到66367元,是最低的省份貴州省(6915元)的9.6倍,而在1990年,最高的省份上海是最低的省份貴州的7.30倍。在縣級尺度上,1990年全國有531個縣的人均GDP低于全國平均值的50%,而到1998年這個數字增加到677個(李小建等,2001)。二是區域之間的矛盾日益顯現。這種矛盾表現在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等多個層面,如區域經濟發展所帶來的諸如水資源沖突、原燃料沖突以及區域經濟活動的區際外部性等在一些區域表現突出。例如,隨著淮河流域經濟社會的發展,淮河流域上游所產生的污染對下游區域人們的健康造成的嚴重危害,在一些地區出現“癌癥村”。還有,國家政策的不公平也可導致區域間的沖突。由于區域發展條件差異明顯,中國各地的經濟發展進程明顯不同。在這樣的背景下,同樣的國家政策可帶來不同的區域實施效果。譬如,在過去30年里,沿海地區在相對寬松的政策下大量占用耕地資源,實現了經濟的快速發展。目前中西部地區進人快速工業化之時,國家出于糧食安全和可持續發展的考慮,實行了較嚴格的耕地保護政策。發達區域很難對欠發達區域的犧牲給予完全的補償,而欠發達區域則會認為自己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發達區域的“剝削”。三是中央政府經濟實力不斷增強且關注區域問題。經過改革開放30年的發展,我國已達到中等收入國家水平。2007年,人均GDP超過2800美元,中央政府的財政收入達到27749.16億元。是1978年的158倍。中央政府財政收入的增強使其具備解決區域問題的能力。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提出把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作為戰略任務。把加強農業基礎,增加農民收入,促進農村和諧作為工作重點。這表明中央政府已開始關注弱勢區域和弱勢群體,特別是農業區域和農民。因此,只有適應這些新的變化以及處理好這些變化所帶來的一系列矛盾和問題,才能形成各個區域各盡所能、各得其所而又和諧相處的社會。


  二、區域經濟研究的“重富”傳統


  (一)忽視弱勢群體的區域發展理論


  在區域發展理論中,相當一部分忽略弱勢區域或弱勢產業。例如,在著名的杜能農業區位理論中,城市是控制區域發展的重要因素,農業的發展以及類型結構。視距城市的距離而定(杜能,1997)。相應地,以農業為主的地區的發展只有依賴于城市地區。同樣,在區域增長極理論中,增長極是推進型產業及其相關產業的聚集。盡管在不同的工業化階段,推進型產業會有所不同,但由于其較強的創新能力、較廣的產業關聯性、較高的需求收入彈性等特性(李小建等。1993),農業部門很難包含其中。因而,增長極實際上與城鎮密切關聯,“增長極就是城市增長中心,該增長中心的增長可以向周圍地區擴散”(李小建等,1993)。農業部門所在地區只能是接受擴散地區。


  弱勢地區的從屬地位在區域之間關系理論中也明顯體現出來。在赫希曼的“極化一涓滴效應學說”中,以農業為主的“南方”與經濟發達的“北方”之間存在著極化效應和涓滴效應。極化效應導致“南方”的發展受到抑制,涓滴效應推動“南方”的發展,但“北方”則是這種推進作用的主導方(Hirschman,1958)。同樣,在弗里德曼的中心一外圍理論中,以農業為主的不發達地區在發展中也處于不利地區(李小建,2006)。


  弗里德曼認為,多種原因,會導致個別區域率先發展起來而成為“中心”,而其他區域因發展滯后而成為“外圍”。中心和外圍之間存在著不平等的發展關系,中心處于控制地位,外圍則在發展上依賴于中心。這主要是由于經濟權力、技術進步、創新活動等集中于中心,從而帶來生產活動效率和貿易的不平等。這就產生了空間二元性,它隨時間而不斷強化。盡管以后的研究涉及創新的擴散、國家干預等對外圍區域有利的影響,但總的來說,外圍區域發展的從屬地位以及外圍區的貧困問題并沒有在理論上引起足夠的重視。核心一外圍理論包含了政治和經濟權力不平衡,以及區域間文化變遷速率的不對稱性(Friedmann,1966)。


  繆爾達爾的循環累積因果原理則強調工業在空間上累積增長過程。根據他的觀點,不管是什么原因,一旦一種新工業配置于一個地區,就會發生連鎖效應,從而進一步吸引新的工業,從而使這個地區成為增長中心。這個中心的增長動量將會對其他地區產生擴散效應。例如,通過不斷購買其他地區的農產品和礦產原料,或到其他地區進行旅游等活動,使資金流向那些地區。然而,由于生產要素的流動和貿易的發展,增長中心對邊緣貧困地區存在著一種不良效應,即回波效應,它使貧困地區的發展減慢,因而地區差異加大。例如,貧困地區的勞動力,尤其是有事業心的年輕人遷移到增長中心;銀行系統把邊緣地區的儲蓄吸走而投資到中心地區;競爭使邊緣地區傳統的弱小工業破產等等(Myrdal,1957)。


  克魯格曼的中心一外圍模型通過在新貿易理論中加入要素地區間流動的可能性,闡述了基本條件原本相同的兩個區域是如何在規模收益遞增、運輸成本和勞動流動的相互作用下最終分別演變成制造業為中心的核心區和農業為核心的外圍區。克氏的中心一外圍模型認為,較低的運輸成本和較大的制造業份額是集聚可持續的必要條件。若一個區域的制造業份額比另一個區域大,該區域的價格指數就較低,由于緊密的前、后向聯系,廠商就能以較低的生產成本生產,從而能支付工人較高的工資,這樣,該區域就能吸引更多的制造業工人。從而在空間上出現中心一外圍結構。并且這種中心一外圍模式一旦建立,就能持續下去(李小建,2006)。顯然,克氏的研究焦點仍然放在制造業以及制造業集聚的中心上,而忽略了農業和以農業為主導產業的外圍區域的發展問題。


  從以上簡要討論可以看出,佩魯的增長極理論、繆爾達爾的累積因果關系理論、弗里德曼和克魯格曼的中心一外圍理論以及赫希曼的極化一涓滴效應學說,都強調了區域經濟增長的不平衡規律,強調了城鄉聯系中的城市的主導作用(安虎森,2004),以及發達地區、工商業、大型企業或創新企業、創新性企業家、經濟能人等的重要作用。與此相對應,不發達地區、農業、中小企業、一般民眾等弱勢群體則被忽視。


  (二)中國區域發展研究的“重富”傳統


  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經濟增長問題是政府和民眾最為關注的議題。長期以來,中央政府的政策主要以經濟增長為中心,為此十分強調培育和加強經濟增長點。(1)重點支持城市增長。建國以來,為了促進以工業為主導產業的城市區域的快速增長,國家實行了“以農補工”的政策,財政支出結構具有明顯的“城市偏向”特征:財政支出的大頭在城市,保障的對象主要是非農業人口。從1952年~1990年我國農業為工業化提供資金積累的總額達11594億元,農業提供的積累在國民收入積累額中所占的比重,在工業化初期達到40%以上,整個20世紀60年代也都維持在較高水平,進入80年代才有所減少(馮海發等,1993)。(2)重點支持發達地區。在20世紀80年代,為促進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增強國家經濟實力,盡快縮小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國家采取了優先支持區位和經濟條件較好的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的相關政策。包括支持經濟特區、沿海開放城市、經濟開放區和保稅區、沿海開放地區等(魏后凱,2006)。國家的投資布局也向沿海傾斜。到1990年為止,在全國基本建設投資的地區分配中,沿海地區已經提高到50.9%。


  與此相應,中國區域經濟學家十分重視對區域經濟增長相關側面的研究。從上世紀50至90年代,先后進行了待開發地區的自然和經濟綜合考察,工業基地規劃、鐵路沿線調查,重點地區區域規劃、農業區劃、各省市區地域開發規劃;90年代至21世紀初,進行了大區域發展戰略,東部沿海地區發展、西部大開發、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等研究;本世紀以來,進一步參與國家和各地區政府決策,在國家以及大區域的區域規劃、產業集群、外資區域影響等方面進行系統的理論和實踐研究(陸大道,2007)。不可否認,這些研究對國家的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然而,這些研究都主要以區域經濟增長,尤其是發達區域的經濟增長為主線,其核心都是圍繞促使具備特定發展條件的地區先行發展起來,優勢區域先富起來,其結果是在國家政策視野以及學者研究視野中農村區域和以農業為主導產業的落后區域逐漸被邊緣化。


  然而,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約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生活在農村。這與西方發達國的后工業化社會有很大不同(李小建,2004),中國區域經濟學者不應該盲目跟從西方學者的研究,應該基于中國實際,發掘具有中國特色的研究問題。從區域關懷的角度來看,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點和難點均在農村地區和弱勢地區。區域經濟學家為了服務國家需求,應該關注對這些地區的研究。


  三、區域關懷研究的內容


  (一)關注區域發展階段的差異


  對于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各區域之間的發展基礎、發展條件存在很大差異。這些發展條件的差異,在發展速度、發展進程上也有明確反映。其中,主要表現之一就是在同一時刻,不同區域往往處于不同發展階段。正如圖l所示,在t1時刻,區域1已經進入快速發展階段時,區域2才剛剛起步階段,而區域3的經濟發展還沒有進入起步階段;到t2時刻,區域1進入發展的后期階段時,區域2才進入快速發展階段,而區域3的經濟發展才剛剛進入起步階段。處于不同發展階段的區域有不同發展特點,有不同的政策需求及其他環境需求。在全國統一的格局下,應考慮不同發展階段區域的要求。以經濟增長與資源消耗的關系而論,一般來說,處于發展初期階段的區域由于快速的工業化進程,經濟增長方式相對比較粗放,對土地、能源等資源的需求大,對環境污染也比較嚴重;而已經進入發達階段的區域,由于技術進步和經濟結構的調整,開始逐步由粗放型經濟向集約型經濟轉型,對資源的消耗降低,同時污染物的排放量也開始逐漸減少。如果全國實施完全一致的資源政策,可能會帶來十分矛盾的結果:如對發達地區有利,便對欠發達地區不利;若照顧欠發達地區,則對整個社會帶來資源過渡消耗的威脅。因此,從區域關懷的角度來看,應該關注區域發展階段的差異,區別對待。當然,從全國宏觀調控角度,也可為了資源持續利用和環境保護,采取相對嚴厲的政策。但必須配以公平的資源環境補償機制,以使為保護資源環境做出貢獻的區域得到較好的回報。


  (二)關注區域優勢的發揮


  不同區域有著不同的優勢。基于國家優勢的發展設計,并不一定是區域層面的最優設計。從區域關懷的角度研究區域,應注重充分發揮每一個區域的優勢,針對每一個區域的優勢,設計相應的發展戰略、發展途徑和舉措,進而建立不同類型區域的發展理論。如城市地區具有基礎設施好、人才密集的優勢,在研究中,應關注其集聚經濟效應的進一步發揮;同時,還應考慮對周圍地區的輻射帶動以及其負向外部性問題。相反,農村地區具有自然資源豐富、環境優美等優勢,在促進農村地區這些優勢發揮中,應該兼顧區域經濟發展與資源持續利用和生態環境的保護。不僅如此,同樣的城市地區,同樣的農村地區,也可具有不同的優勢特點,相關研究更應關注這些具體差異,以充分調動區域的發展積極性。


  (三)關注落后地區的發展


  盡管區域關懷不應該有區域歧視,但是由于落后地區長期被人忽視,故應該給予特殊關懷。從區域經濟研究的角度對落后地區的關懷時,可從明確落后地區的發展條件和所處發展階段的特點人手,根據這些發展條件和階段特點思考落后地區的發展機理、發展路徑。比如,思考如何激發落后地區各種行為主體的積極性,使他們參與到區域的發展中來。如在農村地區,如何調動農戶的積極性,促使農區發展;進而建立基于農戶的農區發展理論。還可研究如何通過區際聯系促進落后地區借助發達地區的力量實現發展等等。


  (四)關注特殊問題地區的發展


  特殊問題地區包括資源枯竭地區、老工業基地地區、農民工集聚地區、農民工流出地區等等。從區域關懷角度,應該針對這些地區所存在的主要矛盾,研究其形成原因和解決途徑,并進而在理論層面進行凝練,為相關決策提供支持。事實上,有些特殊問題是社會不公造成的,這些區域實際上承擔了應該有更多的區域承擔的負擔。譬如,長期以來,資源型區域為國家的經濟建設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然而,伴隨著資源枯竭,這些地區原有產業萎縮,職工下崗,并可能出現如礦區沉陷、環境污染、生態惡化等問題。類似地,國家所進行的國有企業改革,把原來缺乏生機的國有企業改變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嶄新企業。在為企業擁有者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的同時,也帶來原有工人下崗失業,導致一些國有企業集聚地區成為了低收入人群集中區。最近,由于受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大量農民工返鄉也帶來了一系列問題。以河南為例,2008年9~11月,共有120萬農民工返鄉,主要集中于河南東南部地區,這些返鄉的農民工已難適應農村生活和農業生產,給所在區域帶來了就業壓力和社會問題,有些地區已出現社會治安惡化的苗頭。區域問題的背后隱含著一些深層次的機理。如有些問題的形成便與受益者與實際成本支付者錯位有關。從區域關懷的角度,研究者應該通過更深層次挖掘,更全面角度分析,為更好地解決問題、改變區域狀況服務。


  四、區域關懷研究中的思維方式轉換


  (一)研究立足點的轉變


  前面對傳統區域發展理論分析表明,區域經濟發展研究在立足點上存在一些偏向。從區域關懷的角度,這些偏向應該給予糾正。(1)從工業偏向轉變。前已述及,區域發展理論以及中國的區域發展實踐均十分注重工業,尤其是具有特殊意義的創新性產業的特殊作用。然而,農業在中國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意義。在中國的廣大農區,工業很難在短期內取代農業而成為區域的主導產業。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內,農業在農區發展中的特殊作用必須給予足夠的關注。甚至在某些農區,農業應該成為區域研究的核心。(2)從城市和核心區域偏向轉變。為促進經濟增長,長期以來城市或經濟核心區被放在區域發展的首要地位。但是,這些區域僅僅是眾多區域的一部分。從區域關懷的角度,在這些區域之外有更多的區域需要我們的關注。與此相關聯,一些非區域性政策也具有明顯的(或潛在的)空間影響。如對于特定產業部門的激勵,基礎設施領域的投資,以及標準價格政策和稅收政策等,也會對不同區域產生不同的影響。在諸多情況下,這些影響嚴重偏向于繁榮的核心區和首位城市(理查森等,2001)。(3)從強勢個體(大型企業、能人等)偏向的轉變。長期以來,在中央政府和許多地方政府眼里,大型企業是區域經濟增長的核心,通過促進大型企業的發展。從而可以直接或間接地帶動整個區域的發展。這種認識上的偏見導致政府在政策制定以及資源分配過程中對強勢個體的偏向。因此,為了做好區域關懷研究,區域經濟學在研究立足點上應該由過去關注強勢群體(城市、工業和發達地區)為主的格局向兩者兼顧或關注弱勢群體的格局轉變。


  (二)研究思維的轉變


  1,內外理論嫁接。中國本土的區域研究,側重于問題導向,并不注重科學規范基礎上的科學問題提煉。與此相對應,近年來一些學者引入西方區域經濟學或區域科學的研究范式,強調區域研究的科學化;還有一些學者關注西方新近興起的人本主義、結構主義、后現代主義等區域研究新思潮(劉云剛等,2008)。從區域關懷角度看,這些中外研究范式各有側重,各有使用的區域背景。為此在區域研究中,應注重內外理論的嫁接,不同方法的融合。一方面要結合區域的實際情況,選擇適宜的研究思路;另一方面要將西方范式中的精華與本土實際相結合,創新思維,發展富有中國特色的區域經濟學研究模式。


  2,經濟、社會和環境統籌。中國的經濟、社會和環境之間的矛盾十分突出。資源、生態環境在很大程度上制約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在區域關懷研究的過程中,應該將經濟發展、社會進步和環境保護統籌起來。不僅要注重經濟發展對社會的貢獻。更要注重區域資源環境保護對社會的貢獻,并對這種貢獻給予相應的經濟補償。


  3,區域導向性理論選擇。不同區域應該有不同的理論。已有的區域發展理論,都出自一定的區域背景,并且有一定的適應條件。在具體的區域發展研究中,應根據不同類型地區的資源環境和社會經濟狀況,選擇相應的理論支撐框架。注意通過特殊環境條件下的區域發展特殊機理的研究,構建相應的區域發展理論。


  4,弱勢區域理論構建。從區域關懷角度構建弱勢區域的發展理論,應著眼于發揮區域優勢,考慮如何最大限度調動區域內行為主體(如農區中的農戶、農民等)的積極性。創造適合弱勢行為主體優勢發揮的環境,建立不同行為群體之間或它們與環境之間的良性互動。此外,研究區域之間的聯系,尤其是與強勢區域之間的聯系,將外生力量轉變為區域發展的驅動力,構建內外因素融合、利于弱勢區域發展的理論。


  五、結語


  基于區域經濟社會差異在不斷擴大、區域之間的矛盾日益顯現、區域不公平有所增加以及區域研究者的“重富”狀況,在中央政府經濟實力不斷增強且關注區域問題的背景下,筆者將人文關懷理念用于區域經濟學研究,提出了區域關懷概念。區域關懷的關鍵,是始終貫徹尊重原則、機會平等原則和合理補償原則。尊重、平等和自由是現代意義上的公正的最基本理念(王小文,2008)。區域關懷的核心,是區域之間的公平待遇。中央與地方以及各地方之間的關系,應該是一種和諧式的家庭關系,是一種相互尊重的關系。區域的機會平等指每一個區域有大致相等的發展機會,即各區域發展機會起點應該平等,發展機會的實現過程也應該平等。承認不同區域發展條件的差異和發展階段的不一致,給予適應其發展條件和發展階段的發展理論支持,給予相應的政策關懷。補償原則是指國家或大區域為了某些整體利益的實現,可能要危機某些(小)區域發展機會時,應當給予這些(小)區域應有的機會或利益補償。


  長期以來,中國區域經濟研究在立足點和思維上都存在一些偏見,例如,學者的研究重整體而輕局部,重城市而輕農村,重城市宏偉發展而輕其中的弱勢群體,重自上而下的政策論證而輕自下而上的民意反饋(李小建,2005)。國家利益是各個區域利益的集合。忽視具體地區發展的區域經濟研究是有缺陷的。中國正進入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階段,全面建設小康社會是一個系統工程。它既包括城鄉之間的和諧發展、也包括發達地區與落后地區之問的和諧發展、工業和農業之間的和諧發展、大型企業和中小企業的和諧發展、以及不同類型民眾(如能人、普通民眾、弱勢群體等)之間的和諧發展。在這種背景下,區域經濟學家和其他發展研究者應從區域關懷的角度來注重對各種類型區域的發展問題研究。在研究中,應有相應的思維轉換,注重不同的理論融合、經濟社會和環境的協調,尤其是區域對資源環境的貢獻;善于基于區域特殊性構建相關理論,特別關注欠發達區域、弱勢區域和問題突出區域的發展機理研究。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