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司法制度論文 -> 文章內容

論我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的基本關系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31日 08:55:24

  摘要:我國經濟法學理論研究與發展過程中須正確認知和處理好學術研究中的幾個基本關系。經濟法學學術研究應及時回應經濟法治實踐問題并提供有效的理論指導;倡導經濟法與部門法功能組合研究;注重經濟法的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協調發展;尊重經濟法學的學術研究共識的基礎上推崇創新研究;堅持經濟法學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相結合。正確厘清和闡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基本關系,有利于經濟法學研究向縱深方向拓展并為我國法治建設提供切實有效的學術理論資源。


  作者:鄧輝


  關鍵詞: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經濟法理論;經濟法治


  中圖分類號:DF4文獻標識碼:A文章編號:1008-2972(2011)03-0116-07


  經濟法學是研究經濟法及其發展規律的學問,是現代法律科學中的重要學科。近30年來,我國經濟法學取得了很大成就和多方面的長足發展,其中包括經濟法理論研究、學科發展、人才培養、教育發展等。在經濟法學諸多方面的發展中,學術研究是學科發展的核心內容。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發展,就其本質而言,它是經濟法學者認識經濟法現象本質及其發展規律,從而積累和形成經濟法學的理論和知識。就其形式而言,它既體現為經濟法學研究重心、主題、領域、內容和方法的發展,更體現為經濟法學思想認識和理論內容的進展。因此,經濟法學的學術研究,本質上是經濟法學科的精神理念和學術靈魂的研究。作為學術研究和認識活動,經濟法學的學術研究在學術活動和研究實踐中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響,由此形成了經濟法學研究進程中的多重對立統一關系。這些關系及其影響涉及經濟法學發展的全局,貫穿于經濟法學發展的全過程,規定著經濟法學的學術發展方向、內容、領域、功能和進程,影響著經濟法學的有效發展進程。


  一、經濟法學學術研究與經濟法治實踐的關系


  經濟法學學術研究與經濟法治實踐活動的關系,是我國經濟法學發展的基礎關系。法學研究的價值和生命力在于其對現實和實踐的指引作用,而法律實踐對法學研究也具有反饋作用。衡量經濟法學學術價值的高低,一個重要的標準是看它對法治實踐發生作用的大小;而衡量經濟法治實踐科學與否,關鍵是看它能否自覺接受經濟法學理論的指導。經濟法學學術研究承擔著法律研究的基礎性工作,其中包括經濟法學理論的論證、法律框架的設計、具體規范的擬定、法律實施的糾偏,對經濟法的精髓及法的理念的把握;經濟法實踐承擔著法律實施的重要任務,涉及經濟法的精髓、法的理念及法律制度在社會中發揮有效的作用。學術研究和法律實踐相生共長,法學理論源于實踐,又高于實踐,兩者并不矛盾。法律工作者所從事的法學理論研究,實際上是從另外一個角度(理論文本角度)開始、延續、深化實踐者所進行的法律實踐中的理論爭議。其所產出的法學知識,正可視為內在于法律實踐中的深度闡述。因此,當前經濟法理論研究者應當緊緊圍繞實踐中的重點、熱點和難點問題進行研究和探討,將研究成果運用于解決實際問題,不斷提高經濟法學研究的可應用性和法律實踐的準確性。


  經濟法學研究的發展過程表明,正確處理學術研究與法治實踐的關系,關鍵在于積極發揮學術研究對于法治實踐的能動作用,努力運用學術研究為法治實踐服務,只有這樣,才能建構起經濟法學學術研究與法治實踐的良性互動關系,實現經濟法學研究的實踐價值,為經濟法學研究的發展提供更為廣闊和豐富的空間和途徑。轉型期的中國,其經濟法治建設和發展,更迫切需要學術研究積極回應經濟法治建設過程中所遇到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近年來我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提出的諸多理論命題和許多制度構建都適時地契合了中國經濟法制建設和發展的需要,對推動中國社會經濟的轉型和健康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不過,從改革開放30年來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從整體上仍缺乏一種對現實問題或規則進行學理化、法理化甚至哲理化的深度思辨,對現代社會經濟運行過程中的問題仍停留于甚至滿足于一種對策性的個案分析。特別是近年來,社會經濟發展中出現了許多關聯性問題或事件,經濟法理論研究沒有從規范性的對策機制中抽象或提煉出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的具有規律性的原理。如金融危機發生的國家尤其是現代資本主義國家,對自由主義市場推崇極至而排斥國家對市場的正當干預,將這些問題上升到法治角度,這便觸及到經濟法的本質和價值問題。因此,經濟法學學術研究應當對經濟法治實踐中的問題進行深入理論分析,而不是簡單地將理論轉化為對策性工具。


  學術研究與法治實踐的關系,在學術研究對象和方法意義上,還體現為理念研究與經驗研究的關系。法治理念與實踐活動,都是社會法治生活的有機構成部分,因此,經濟法理念研究與經驗研究,都屬于學術研究,都受到學術研究與法治實踐關系的約束,同時遵循學術研究與法治實踐關系的對立統一辯證規定性。當然,經濟法理念研究與經驗研究又是針對不同對象,分別運用規范研究方法和經驗研究方法展開的研究,因此,理念研究更多地體現為關于社會偏好和價值取向的應然研究,經驗研究則更多體現為關于法律行為和法治關系的實然研究,兩種研究分別反映著經濟法治生活的彼岸性和此岸性,指向法治生活和法治實踐的不同層面,具有不同的研究價值、學術意義和實際功能,相互之間又有矛盾關系。經濟法理念,是指在特定社會中的人們,對經濟法本質及其發展規律,在宏觀上和整體上的一種理性把握和構建,是經濟法理性的最高表現形態,也是經濟法律制定和實施的最高原則。用經濟法理念和思維統攝經濟法學的學術研究,并以此指導經濟法治實踐,不僅可以厘清經濟法與傳統法的關系,而且可以實現經濟法對經濟社會關系調整達到預期的目的。經濟法理念站在經濟法整體的角度和發展的高度上,對現行的經濟法律或者是即將制定的法律,進行認識和分析,并根據經濟發展的實際情況來預測和把握經濟法的發展方向。一方面,對于現行的經濟法律制度,作出是否適應經濟發展實踐需要的評價,然后形成立、改、廢的決策,從而使經濟法得以補充、完善和發展。另一方面,指導立法者從總結的經濟實踐經驗中抽象出對未來具有指導意義的東西,并反映到經濟法立法上,使經濟法立法既肯定現實,又或多或少地對現實作出創造性的規定,以便從經濟法上把握現實的未來。例因此,經濟法學學術研究如何剖析和解答經濟法實踐中的問題,即如何具體回應在科學發展觀的指導理念下經濟社會發展中面臨的矛盾問題,有待經濟法學從社會本位、平衡協調和人本主義理念高度進行分析并提供具體的制度設計方案。


  二、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經濟法與部門法的關系


  中國法學界秉承了大陸法系傳統,再加之上世紀50年代受前蘇聯法學的影響,從而對部門法的劃分及其調整對象理論推崇至極,一度使經濟法與其他部門法的關系處于“緊張狀態”之中。其實,法的部門法劃分本身就是遵循主客觀標準而非單一的客觀標準,以往那種囿于大陸法傳統的客觀標準試圖將經濟法的調整對象與傳統部門法作涇渭分明的劃分,從而使經濟法陷入了調整對象之爭的“陷阱”。在上個世紀80、90年代出現的“經濟法與民法之爭”讓這種理論上的誤解表現得淋漓盡致。盡管新世紀以來,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律體系的建構與完善,無論是官方還是學術界,經濟法已被


  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七大法律部門之一。近些年來,法學界也在逐步淡化部門法的論戰,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和討論中也較少涉及到調整對象的理論爭辯,但是,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卻一直存在著一種“異民法”或“反民法”的路徑情結。經濟法與其他部門法的關系問題,特別是部門法之間的求同存異及合作問題,卻少有提及。以往的學術研究中,經濟法與部門法的關系只是通過簡單的比較,展示他們之間的聯系與區別,法律部門之間的關系也較多地集中在總論層次,而未深入到具體制度層次予以比較,較多地研究部門法間的區別,而忽視了部門法間的聯系;較多地作表層(如法律現象)的比較,而忽視了對深層(如法律現象的經濟社會基礎)的比較;較多地對民商法、行政法與經濟法作比較,而忽視了社會法(如勞動法)與經濟法的比較。這些都是在對經濟法與相關法律部門作比較研究時存在的缺陷。


  部門法的出現是根據各個部門法解決不同類型經濟關系問題而形成的學理上的劃分,但社會問題總是千變萬化,初始的分類是為了實現分工,但分工形成之后卻不斷走向封閉,導致部門法的分類與社會現實日益脫節。盡管法律可以通過技術和程序實現分類,而具體的社會事實卻只能由規律和現實決定,從而很難保證二者的整齊劃分及嚴格對應。其實,不同的法律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彰顯不同的法律價值并有著不同的貢獻。就民法與經濟法的關系而言,放在縱向的法制變遷中考察,在市場經濟發展到壟斷階段之前,以主體平等、契約自由和產權私有為原則的民法對維護和促進市場交易與自由競爭發揮著重要作用。但當市場經濟發展到壟斷階段以后,要維護和促進人們的自由,必須首先反壟斷,反對壟斷者壟斷經濟、操縱社會、濫用優勢,只有反壟斷取得了成功,重新構建了人們之間的平等,維護和促進了市場競爭,恢復了人們的自由,為民法奠定了基礎,民法才能重新發揮作用。所以,依法反壟斷便成為了奠定人的平等、保障人的自由、促進自由競爭的根本前提和首當其沖的任務。經濟法(反壟斷法)成為了平等奠定法、自由保障法和自由競爭法。因而,現代經濟法的出現,不是民法的相向物,也不應當成為民法的排斥物。兩法在共同維護市場競爭秩序和維護人權方面發揮著殊途同歸的作用。


  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不僅應當充分認識到經濟法與其他部門法之間的價值,而且,針對轉型期各類復雜的社會經濟矛盾的交錯性和進發性,應當在法律機制和功能上重視和發揮經濟法與其他部門法之間的功能組合研究,根據具體現實問題的性質和特點,尋找不同法律功能組合的可能和模式,以發揮法律之間的協同效應和系統效應。現代經濟社會發展中諸多矛盾的交錯性及連帶性,使得當今社會尤其是轉型期中國出現了一種經濟與社會發展的“斷裂”現象,認為不同部門法功能的組合提供了直接的動因與契機。這一斷裂的現實形態表現為:經濟發展引發貧富懸殊,從而造成社會不公的心理日益普遍;經濟發展引發環境污染,從而造成可持續發展的危機;經濟發展的斷裂現象伴隨著社會主體的利益分化日益加劇,社會不滿和社會矛盾日益明顯,但是又缺乏合理、合法的渠道進行宣泄。這些斷裂現象的產生既非一朝一夕,亦不是單一因素的作用,而是多方面因素長期作用的結果。因此,斷裂的修復也必然需要全面系統、綜合漸進的思路。面對經濟和社會發展中出現的斷裂現象,需要重建現代市場經濟體制中經濟與社會發展相互關聯和協調的新機制。法律制度具有的功能是修復這種斷裂的社會現象的重要方式。而法律修復手段的運用,也應當包括法律功能組合的路徑。例如經濟法與社會法是兼有經濟功能和社會功能的主要法律部門,對斷裂社會的修復,需要經濟法學者加強對經濟法與社會法的經濟功能和社會功能進行有機組合與運用的研究,從而使其共同擔負起社會整合的法律功能。


  三、經濟法學的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關系


  按照法學研究不同的屬性,經濟法學的研究可以劃分為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基礎研究以探討經濟法現象的本質、研究其價值為宗旨,通過對法治現象因果的研究,揭示經濟法律現象的定理、通則和發展規律。應用研究泛指經濟法制度的研究,是針對特定的現實經濟法律問題,探索或者創造出新的知識或者方法,從而為解決問題和完成任務提供理論依據、實際途徑和可行方法的研究。就其研究內容來看,經濟法基礎研究是關于經濟法現象本質因果聯系的發現和闡明,而應用研究則是關于經濟法問題與對策因果聯系的分析和論證。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過程中,經濟法學的基礎研究,也可以稱謂為經濟法總論研究。經濟法總論重在探求各種經濟法規范和各種經濟法現象的普遍規律和最基本、最一般的原理,側重于探索和認識經濟法本質特征、運動規律及發展趨勢的學理性研究,意在闡明學理,屬于學術理論研究。經濟法學的應用研究,亦可視為經濟法分論研究,一般指側重于解決現實問題的經濟法的對策性研究。經濟法分論研究具有特定的實際目的或應用目標以及指向明確的應用范圍和領域,屬于問題對策研究,通常表現為指出經濟與社會發展中的問題、分析問題,并提出解決問題的經濟法對策、路徑和方法,主要作用是解決經濟法學發展中的具體問題,具有針對性、時效性和可操作性。


  總論研究與分論研究又是相互聯系、辯證統一的。總論研究可以為分論研究提供理論依據、知識基礎、觀察視角、分析工具和一般定理,可以在研究領域和知識體系范圍內確定應用研究的方位,從而在宏觀上和一般規律的層面上透視問題、剖析問題和把握問題,可以檢測應用對策的科學性和合理性。而總論研究的重大突破,可以引發分論研究的重大變革。分論研究實際上可以看作是關于總論研究的發展研究,是把總論研究發展為實際運用形式,把總論研究的知識、理論和方法運用于具體問題及其解決的研究活動。離開總論研究的分論研究,是缺乏對于經濟法本質性和規律性的把握、缺乏理論認識和科學方法、缺乏深刻性、科學性和合理性的研究。離開分論研究的總論研究,則會演變為缺乏現實論據和適用性的空洞的抽象研究,缺乏現實意義和價值的虛假命題、思維訓練和經院哲學。


  我國經濟法學發展的歷史表明,經濟法學是基礎性和理論性、現實性和應用性兼備的學科,因此,兼顧總論研究與分論研究,正確處理總論研究與分論研究的辯證關系,通過強化總論研究來深化分論研究,通過推進分論研究來豐富總論研究,實現總論研究與分論研究的有效結合和良性互動,在兩者的共同發展中提高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科學性和應用性。當然,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科學化,關鍵是經濟法基礎理論的科學化。經濟法總論不以某個和某些部門經濟法或單項經濟法作為研究對象,而是把經濟法的各部門和各單項法律結合起來,作為一個整體進行研究。然而,在當前經濟法理論研究的出發點上,一些經濟法論者輕視總論研究、淡化總論研究,懷疑甚至否定總論研究的意義。在經濟法總論研究中囿于經濟法視角而論經濟法,沒有從經濟、社會、法律、歷史、思想、文化的角度,更未立足于整個人文社會科學的基礎上去檢視與探求構建經濟法學的基礎,因而沒有在此基礎上闡析經濟法的原理,以至于學術界有人認為目前的經濟法理論研究出現了“總論行政法化,分論民商法


  化”的論調。比如我們在研究經濟法功能時,極少運用社會學知識進行創新性研究。如社會分配和社會正義,分論中的宏觀調控問題、社會保障問題以及當下存在的貧富差距等問題,應當在總論研究中對經濟法的正義價值及分配功能進行重點研究,以此來指導分論的制度建設和完善。不過,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無論是總論研究還是分論研究,學者們又多喜歡進行應然論證,而輕視實證分析。沒有真正遵循“總論是分論的總結,分論是總論具體化與實現”。分裂總論與分論之間的關系、缺少實證分析的中國經濟法學的研究路徑,既不符合法學發展的一般規律,也使得研究結果嚴重脫離、超然于現實。在對待總論與分論研究關系的態度上,總論的研究一方面要以分論的研究為依托,立足分論歸納出來的總論才更具有說服力和生命力;另一方面要重視分論的學理化和法理化研究,并從經濟法具體制度中歸納出經濟法的基本原則等共性內容,這種共性內容自然就是總論的內容。


  四、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傳承與創新的關系


  學術研究中吸收他人的研究成果與實現自主創新,是具有重要區別的兩種形式的學術活動。科學的學術研究活動,必然是運用科學的思想和方法,在已有研究的基礎上實現科學創新的研究和研究的科學創新。法學研究的創新,通常是指適應社會的發展變化而引進或創造新的法律文化元素,主要進行的是制度方面的創新。同時,法學創新應當是一種全面的創新,包括法律內容的創新、法律觀念的轉換、法律體系的重構等方面的改革,一般是一個破舊立新的過程。就當代整個法學的宏觀發展而言,中國法學在30年的時間里以加速度的方式增長,確實有相當可觀的知識增量。但是中國法學的知識增長與理論變革其實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對其他學科知識、理論、方法的移植或引進,真正屬于法學自己的原創性的知識、理論、方法較少。將其放在整個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中來看,法學領域涌現的很多新話語、新思想、新方法其實并不新,大多來自于哲學、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心理學等其他學科。在某種意義上說,法學實際上已經成為其他人文科學、社會科學乃至自然科學的話語、理論和方法的輸出地和實驗田。同時我國經濟法學發展歷程表明,在學術研究活動中正確把握吸收與創新的關系,是推動學術發展的關鍵環節。在這其中,必須將正確地吸收他人成果作為吸收他人成果的基礎,而合理吸收他人的研究成果,又包括合理選擇和正確利用他人的成果。另一方面,了解、吸收和利用他人的研究成果,是為了實現學術的創新,這就需要在學術研究中貫徹創新精神。根據經濟法學研究的基本特性和法治要求,正確把握創新的法治方向和法治功能,并以客觀公正合理的學術評價和科學的學術批評,來評價和鑒別學術研究及其成果的創新性。


  學術理論研究成果的尊重與積累,有利于學術共同體的形成,有利于學術知識的積累,有利于基本范疇的形成。經濟法理論的發展與知識的增長都是積累的過程,對經濟法的解讀過程要求將經濟法理論建立在某種前期知識或語境上,從而使經濟法理論可以為人們所理解。如果沒有任何前期知識或者參考框架,我們不但無法解讀經濟法理論,而且經濟法理論對于試圖理解它的人而言也可能是無意義的。因此,不論是提出新的觀點,還是批判他人的觀點,都必須建立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礎上。然而,一些對經濟法學理論的責備與批評,通常是在沒有認真閱讀相關的經濟法文獻,以及沒有全面理解被批評者理論觀點的前提下提出的,最終成為簡單化的批評或亂貼標簽。因此,有關經濟法的研究和批判應當遵守以下兩點約束。第一,批判他人的觀點必須首先確定解讀的論述框架,即前期的知識結構,厘清被批判者的理論前提與框架。第二,在提出自己的觀點時,必須清楚自己的理論前提與框架,否則,就將模糊自己所解釋或描述的內容。經濟法學理論與批判具有科學解釋與人文解釋的雙重性質,而且科學解釋是基礎。對經濟法理論及其命題的證明,從嚴格意義上講都是一種演繹或不完全歸納推理,因而在本質意義上是一種有益的假定,這種假定將來還可能被新的知識所證偽,從而提出更逼真的命題。有人在進行研究和批判時不遵守這些最基本的認識論和方法論的約束,經常提出一些絕對性結論,使學術研究走向片面和偏執。㈣


  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創新,是強調在傳承基礎上的創新。創新要經受實踐的檢驗,要放在整個法學理論知識體系中進行評判,而不是簡單的自說自話。作為專業性的認識和探索活動,經濟法學研究既是在社會實踐基礎上進行的,又是通過吸收他人研究成果而進行的。法律應當是現實的,法律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解決人類發展的現實問題。人本法律觀也強調法律的現實性,將人的生活、人的全面發展與法律直接結合起來,讓法律與公民的生活緊密結合在一起,并解決公民新生活中所遭遇的現實問題,使法律成為公民的生活規范和生活方式;改變法學理論與生活嚴重疏離的現象,讓法學研究從現實的生活經驗出發,把法學的概念、范疇和原理建立在豐富的實證材料上,讓法學成為人的生活之學。法學研究中法律觀的創新和具體法律制度的創新是法學創新的兩條基本途徑。“以人為本”是科學發展觀的核心,也是馬克思法學的基本理念。“以人為本”在中國怎樣進行創造性的運用與發展的問題,實際上也就是中國法學如何創新,如何在法學領域內落實“以人為本”的問題。故如何在經濟法學領域內落實“以人為本”,實現經濟法學的創新與現代化,就是將經濟法學與“以人為本”結合起來,實現“以人為本”的法律化,從而推動現代人的塑造,實現經濟法制現代化與人的現代化和諧同步的發展。


  五、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的關系


  從我國經濟法學發展的歷史過程來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的關系問題具有相對復雜性,需要清楚認識和正確把握。需要明確的是,經濟法學研究發展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的關系,并非經濟法學研究中特殊具體性與一般普遍性之間的關系,因為無論在經濟法還是在經濟法學的意義上,都不存在標準的國際化的經濟法學,在市場競爭形態、法律文化傳統、法律體系、核心價值和法治發展歷程及水準迥然相異的不同經濟社會法律體制之間,現實存在的只是各種不同的國家或者各種文化和法律背景下的經濟法(學)。既然如此,所謂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的關系問題,本質上并非經濟法學中的中國特色與國際標準之間的關系問題,而只是中國的經濟法學研究特色與其他不同國家和地區的經濟學研究相互影響和借鑒的問題。在不同的國家或者法律背景基礎上生成的經濟法學,其學術性質、研究前提、研究內容、價值取向、根本立場和功能效用等方面具有較大的差異性甚至對立性,無視這些差異性和對立性,無視它們之間經濟和文化的巨大差異,從而把特定國家或地區的經濟法學理解為國際標準的通說;把特定國家或地區的經濟法律制度看作是普遍的示范制度;把特定國家或地區的經濟法學看作是世界標準經濟法學,實際上曲解了本土化與國際化的本質屬性。因此,不能將西方經濟法學的個性視作并代替世界經濟法學的共性,也不能將西方經濟法學的共性來遮蔽中國經濟法學的個性。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法學界許多學者主張在研究中將來自西方的理論體系“本土化”,研究


  過程中強調用中國的本土特色來應用和修正外國的理論體系。但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經濟法學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之間具有相互矛盾和排斥的一面。中國的經濟法學學者更應從中國的現實問題出發,創建自己特色的理論體系和發展自身的經濟法學流派。強調經濟法學研究的本土化,必須反對機械套用他國相應學科的概念、方法、模型和理論,反對脫離我國國情,對我國問題采取逃避態度的本土化研究。中國經濟法學的發展必須建立在中國經濟法自身制度發展演化規律的基礎之上。當前我國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由于太注重對外國經濟法律現象的研究,反而輕視了對中國經濟法律現象的自身運動規律的探求。例如在反壟斷法研究中,西方的立法和實踐經驗能否應用于中國,還需要將之置于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和法律制度等背景下進行深入地比較研究和轉化。特別是在中國獨特的體制背景下要對我國反壟斷法實施所遇到的憲政障礙問題予以足夠的分析和論證,只有這樣才可能做好反壟斷法的國際比較研究及其本土化。因此,當前經濟法學要特別重視和關注中國轉型期經濟社會發展規律對中國經濟法所提出的要求,我們在對傳統進行現代化改造的道路上應當尋求體現自己國情的經濟法方案,這是經濟法學學術研究回歸本土性的客觀要求。


  當然,經濟法學學術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之間又具有相互聯系和相互促進的一面。經濟法學學術的本土化研究需要具備國際學術視野,需要準確認識和了解外國經濟法學的理論、制度和方法,并能結合中國的實際情況對其進行分析、鑒別、揚棄和吸收;與此同時,經濟法學的國際化,只有通過對本土化的關注才能得以實現。這其中,需要清楚認識到,在經濟法學學術研究中,只有民族的,才是國際的。因此,只有深入研究本國經濟法,科學探求和構建經濟法學理論體系和研究方法,形成合乎我國國情、經濟發展、法律發展規律而又具有高度解釋力和科學性的中國經濟法學,才能提高我國經濟法學研究的國際地位。經濟法學研究的國際化,首先緣于作為其研究對象的經濟法在空間分布上的多樣性,不同空間架構下的法律傳統是經濟法學研究重視本土性的重要理論依據。就西方而言,在自由資本主義時期、壟斷資本主義時期、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上世紀60、70年代的經濟滯脹時期、由次貸危機引發金融危機至今,經濟法都面臨著經濟社會發展的特殊性問題。從這個意義上說,在對經濟法學宏大的理論體系認識清楚之后,我們更應該關注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經濟法所面臨的特殊性問題。也正因如此,經濟法學研究的國際化應當關注經濟法治實踐在不同國家以及不同社會歷史階段所呈現出來的共性和個性。令人擔憂的是,目前中國經濟法學界普遍存在著一種西方至上的觀念,甚少有人關注當下與國情相關的基本問題和具體制度的深層次理論洞察。顯然。這往往導致了對經濟法學研究所指向的對象在空間分布上的不同特征或“個性”問題的認識上不足,因而經濟法學研究的國際化偏向導致了經濟法學研究的本土性根基孱弱,讓國際化視野下的某些經濟法共性遮蔽了本土化的經濟法個性。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