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英語教學論文 -> 文章內容

從翻譯目的論角度談龐德的漢詩英譯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6日 21:04:51

摘 要:埃茲拉?龐德無疑是美國現代文學史上最有爭議的人物之一,他的詩歌也一直是文學界爭論的焦點。研究龐德要從翻譯目的論的角度出發,以龐德英譯中國古典詩歌為切入點,探討龐德的翻譯目的以及這一目的對他的詩歌翻譯形式和技巧的影響。

關鍵詞:埃茲拉?龐德;翻譯目的論;詩歌翻譯;形式和技巧
  埃茲拉?龐德(Ezra Pound, 1885-1972)在20世紀西方文化史,尤其是英美文學史上無疑是一位舉足輕重的人物。龐德是眾所周知的意象派詩歌運動的主要發動者,而意象派詩歌運動是20世紀英國詩壇第一次大規模的與主流地位的傳統詩歌相抗衡的一場文學運動。他的一生著作頗豐,曾先后出版詩集、文學評論以及翻譯作品二十余部,其中包括英美詩歌史上最長的詩歌巨作《詩章》(The Cantos)。龐德不懂中文,但他翻譯出版了中國古典詩歌集《華夏集》(Cathay),受中國文化及文學的影響可謂頗深。
  二、德國的功能翻譯理論產生于20世紀70年代到80年代。其代表人物有卡特琳娜?賴斯(Katharina Reiss)、漢斯?弗米爾(Hans Vermeer)、克里斯蒂安?諾德(Christine Nord)和加斯特?赫爾茲?曼塔里(Justa Holtz Manttari)。最早是由賴斯提出了文本類型理論,弗米爾提出了目的論,曼塔里闡發了行為理論,諾德提出了功能加忠誠理論。這四位學者的功能翻譯觀點綜合在一起又被稱為翻譯的目的論理論。
  目的論者認為,譯者必須根據翻譯的目的來決定翻譯的策略。由于各國、各民族之間存在著語言和文化上的差異,所以譯文不可能和原文的各個方面都能保持一致。譯者完全可以根據特定的讀者對象,決定采用直譯、意譯還是改寫的手法。目的論理論主張在翻譯的過程中應遵循三個原則:一是目的原則,就是由翻譯行為所要達到的目的來決定整個翻譯行為的過程、方法和結果;二是連貫原則,指的是譯文必須符合語言習慣上對于連貫的要求,譯文應該在接受語的文化與交際情形中能夠易于被讀者所理解;三是忠實原則,指的是譯文與原文之間應符合互文連貫的要求。從總體來看,在弗米爾目的論的三個原則中,目的原則居于核心地位,忠實原則則必須首先服從于目的原則和連貫原則。這說明,翻譯行為所要達到的目的,決定了整個翻譯的過程,也就是結果決定方法。
  三、按照翻譯目的論的理論,目的原則是壓倒一切的根本原則。譯者為了實現自己翻譯的目的,可以采取任何方法和手段。那么,我們不禁要問,龐德翻譯中國古代詩歌的目的是什么呢?龐德所處的翻譯時代正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這一時代剛剛經歷了英國詩歌發展的黃金時代——維多利亞時代。然而,維多利亞詩歌的抒情方式、詩歌的語言、詩歌的節奏正是龐德所憎恨的。龐德主張,意象是理智與情感的復合物,譯者應該借助意象幫助讀者獲得詩人的體驗。中國古典詩歌和中國文字所具有的獨特魅力,讓龐德找到了自己情感的表達方式, 也讓龐德找到了挽救西方文學的出路。所以說,龐德的目的是通過翻譯中國詩歌來實現對維多利亞詩歌的革新,并通過自己的翻譯實踐實現了這種創新。正如龐德所說,“若論我翻譯中是否使用了粗暴的手段(atrocities),我只能為自己辯護說,這些手法的運用大多是為了實現自己的翻譯目的,是與我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原文的初衷是一致的。”(Pound,1968)
  龐德的中國古典詩歌翻譯集《華夏集》中收錄了19首中國古詩,其中一首是李白的《長干行》,龐德翻譯的英文題目是“The River-Merchant’s Wife: A Letter”。李白的原詩是一首以商婦的愛情和離別為題材的小詩。它以女子自述的口吻書寫了對遠方經商的丈夫的思念。    詩中“常存抱柱信”說的是一個美麗的傳說:一對戀人相約在石橋相見,名叫尾生的男子早已趕到,女子卻遲遲未來赴約,不久河水暴漲,為了不失信于女子,尾生抱著橋柱苦苦地守候,不愿意離去,最后被洪水淹死。“豈上望夫臺”描寫的是一個民間傳說:一位女子因思念離家已久的丈夫,每天都上山候望,時間久了自己就化成了石頭,后來人們就把這塊石頭稱為“望夫石”。應該說,洛威爾的翻譯比較忠實于李白的原文,他將“抱柱信”譯成“the faithful man who clung to the Bridge-post”,將“望夫臺”譯為“the Looking-for-Husband Ledge”。而龐德的譯文中“抱柱信”和“望夫臺”都不見了,他只翻譯為“I desired my dust to be mingled with yours/ For ever and for ever and for ever.”實際上,龐德的譯文不夠忠實于原文,然而從翻譯目的論角度來看,忠實原則一定要服從于目的原則和連貫原則。對西方讀者而言,在不了解中國文化典故和民間傳說的情況下,“愿死后化為塵土,生生世世與你相伴”遠比“抱著橋柱信守諾言”和“望夫石臺”更加通俗易懂,也更能表現女子對丈夫忠貞不渝的愛情。
  龐德認為,詩歌翻譯不應過分強調直譯、緊扣字面意思,而是應關注文本的意思,注意再現文本所蘊含的感情,如只局限于字面意思,就會妨礙文本意義的傳達,從而損害整首詩的意境和美感的傳達。再來看龐德譯李白的《送友人》一詩:
  青山橫北郭,白水繞東城。
   此地一為別,孤蓬萬里征。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揮手自茲去,蕭蕭班馬鳴。
  這是一首充滿詩情畫意的送別詩。全詩八句四十字,表達了作者送別友人時的依依不舍之情。龐德的譯詩基本上準確地傳達了原意。譯文中的“blue mountains”,“white river”,“a floating wide cloud”,“sunset”與原文中的“青山”、“白水”、“浮云”、“落日”四個意象相呼應。他將“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譯為兩個明喻句,讓西方讀者體會到了友人間分別時的心情。龐德的 “Our horses neigh to each other as we are departing”這一句譯得可謂是精彩傳神。詩人和友人馬上要揮手告別,頻頻致意。那兩匹馬仿佛懂得主人此時的心情似的,也不愿離開同伴,臨別時禁不住蕭蕭長鳴,似有無限深情。
  般來說,譯者在翻譯古代詩歌作品的時候往往都會采用古舊陳腐的詩性詞語,以此來拉大讀者與作者之間的距離,產生歷史感。而龐德逐漸意識到,使用古語翻譯中國詩的做法只能使中國詩非中國化,所以他逐漸地改變了這種翻譯方法。
  四、從以上的三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出,龐德在翻譯中國古典詩歌時,有時并不是把譯文忠實地、原原本本地翻譯成原語文本的樣子。他首先對原語文本進行操控,把原語文本當成是一種手段,其最終的目的是想要實現英語詩歌的創新,探索新的詩歌形式和寫作技巧。
參考文獻:
[1]劉軍平. 西方翻譯理論通史[M]. 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
[2]吳其堯. 龐德與中國文化[M]. 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2006.
[3]張曦,謝都全. 從目的論角度論龐德現代主義詩歌翻譯[J]. 外語與翻譯,2011,(1).
[4]祝朝偉. 構建與反思[M]. 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5.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做蓝莓代理赚钱吗 pk彩票群 大众麻将牌型 拉菲彩票苹果 车被别人追尾怎么才能赚钱 v8彩票游戏 阿拉伯语赚钱 福建36选7 在家做啥生意赚钱 上海快三 拉粪车赚钱吗 北京金隅新浪体育 福建麻将安卓版 盛达娱乐安卓 女人倒卖什么赚钱 快乐时时彩